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在聊网团购洋老师

发布时间:2021-01-22 11:29:25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这个年轻团队的创业项目是,让中美年轻人越洋聊天,练习英语口语。

(图:18岁的徐德尘 在聊网合伙人)

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平均年龄仅19岁。在这个团队里,既有高中生,也有刚刚迈入高校的大学生;其中还有人为了创业而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也有团队成员为此干脆办理了休学。

公司注册半年之后,2012年6月1日“在聊网”正式上线。它所做的事是:将美国排名前20名的名校里的在校大学生或离开校园不久的毕业生带到这个平台上来,以一对一通过Skype视频聊天的方式,为中国学生提供英语培训服务。

把握洋“老师”的心理

在聊网具体的商业模式是如何实现的?18岁的徐德尘是在聊网的合伙人。他说这有点像是一个淘宝平台,只不过买卖的是英语教学的服务:以威客地图的模式,要求美国“老师”们提交比较全面并经过审核的个人信息与擅长聊的话题,网站会为他们每小时的服务圈定一个收费的上限,在这个范围和规则之内,老师们可以给自己的服务自由定价。目前的支付模式是支付宝,未来也会考虑使用网银、拉卡拉、充值卡等第三方支付手段。在聊网会从中收取10%的佣金作为收益。

大学生是他们锁定的主要目标用户群。“你想想中国有多少大学生?他们都有这样的需求。留学生对我们的需求也很强,但是留学生毕竟一年才15万。”徐德尘说。

但是对于这个刚刚起步的网站,它的收费幅度成为了争论焦点:1个小时的英语学习付费几十美元,国内用户是否能接受?另一个声音来自创新工场合伙人邱浩,他提出一个疑问:美国的老师收那么点钱,对他们是否有吸引力?

对于第一种声音,徐德尘告诉《创业邦》,中国用户在这个平台上每年每人平均消费2000元,就已经达到了他们的希望值。他觉得游戏玩家一年花个万八千都不算是事,2000元的英语教育支出更不是压力。“但假如我们有1万用户那就是2千万,2万用户就是4千万,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初创型公司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了。”在聊网最近的一次改版里标出其平均每小时的付费额度为50元人民币1小时,已不是之前徐德尘预期的20美元。

作为“创新中国 DEMO CHINA”的评委,邱浩的发问是在北京分赛场提出来的。台上戴着眼镜、留有小撮山羊须的徐德尘,沉着地回应了邱的疑问。至于在聊的商业模式是否经得起检验,他首先介绍了一个美国大学生的生存现状:有60%的学生在毕业时是背负着贷款的,并且越是好的大学,背负的来自学费的压力就越大。如果他们能够在毕业之前把贷款还清,毕业之后就没有利息负担。

“美国的学生穷人很多,通过贷款的穷学生有强烈的挣钱需求。假设一个美国老师一周教授八个小时的英语,一个月可能挣到320美金,对于一个普通美国学生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钱。”至今,在聊网已吸引了来自哈佛大学、杜克大学等美国名校的200余名老师。

徐德尘说这个资源与大他两岁的创始人张林轩有关。张林轩在美国念完高中,去年在北京认识了徐德尘。他将这个构思了三年的创业项目和徐德尘长聊过一次。去年下半年的这次谈话,最终促使徐德尘从十一学校休学并放弃了去美国念大学的机会;张林轩也理所当然地回到了北京,二人一起开始创办这家网站。在美国,张林轩做过一个NGO组织,并请来了美国各名校里的优秀学生作为其代言人。这种校园资源,最终在他们创办在聊网需要名校的学生做英语老师时,水到渠成地发挥了作用。

不确定性也是机会

已过去的七八个月,徐德尘与团队一直在找资金。他见了一轮声名响当当的天使投资人,甚至还敲开了一些著名VC、PE投资人的办公室大门。不停与这些投资人见面,一方面是为了找到创业需要花的钱,二是,与这些有着丰富商业经验的老师交流,徐德尘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得的学习机会。

五道口华清嘉园一栋公寓楼里的一套复式结构的寓所,是在聊网的办公场地,也是这个10来人的团队睡觉、吃饭的地方。对于这样一支年轻的团队,他们或将遇到与所有创业者同样要面临的困境和挑战。他们需要找到钱并赚到钱,需要用时间去验证自己的模式,需要拉开与竞争对手的距离,需要不断地去创新并提防被人复制。他们要具有破釜沉舟的气概,还得像一个走钢丝的高手,谨慎而又准确地踩好每一个节点。

但他们对商业上可能遇到的风险和细节,从一开始就保持了一种警惕性。为什么在聊网要选择一对一服务,而不是两人以上?徐德尘说:“这个我们研究得很清楚,如果是两人以上我们就要对他们的聊天内容负责,作为平台就可能出现法律风险。譬如中间突然脱掉衣服裸聊了怎么办?我们就死定了。”

评委们对他们充满了期待,并觉得他们的未来之路具有可想象的空间。为此,邱浩说能不能不要太早地去找商业模式,从而过早地把自己限定在一个可能窄小的范围内。因为他觉得,美国青年和全世界的青年有一个平台聊天、沟通,本身就是一件有意思的事,那么,日后它的前景也可能是一个小众的SNS社区或别的什么——“大学生本身就最活跃,我相信他们美国大学生、中国大学生都有(交友)需求,不一定就是学英语、挣到钱。可能英语和挣到钱就是小小的孵化器,但不是那么重要,方向上不要太早地去找所谓的商业模式。”

(文/夏宏)

夏目的美丽日记

仙迹OL

梦幻西游手游 钓鱼 彩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