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泰能源百亿矿权黑洞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9:44:17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永泰能源百亿矿权黑洞

在完成上次收购仅仅数月之后,永泰能源(600157,股吧)(600157.SH)再次停牌,而且此次停牌的目的还是收购。这家靠对外收购做大的民营煤企似乎对此一直乐此不彼,但对收购带来的资产泡沫和财务压力却熟视无睹。

因为筹划重大收购,永泰能源4月15日宣布停牌。在随后短短一周时间里,永泰能源就卷入了一场风波之中,而导致这场风波的正是公司数次并购中并“不起眼”的一次,公司此前定增收购的一煤矿瞬间成了“有毒资产”。

亿华矿业的“穿越”

4月19日,永泰能源公布2013年的经营业绩。与大多数煤企一样,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同样出现在永泰能源身上。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98.43亿元,同比增长27.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6亿元,同比下降51.77%。虽然业绩大幅下降,永泰能源还是祭出了每10股转增10股派1元(含税)的高分红方案。

在发布年报之前,永泰能源已经宣布因“筹划重大收购”而停牌;不出意外的话,公司此次收购还是与煤炭有关。但也就在停牌之时,一则涉及永泰能源的报道迅速在市场中流传开来,公司耗资近41亿元购买的煤炭探矿权竟然涉嫌重大违规。

据相关媒体报道,北京事通恒运公司、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陕西亿华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亿华矿业”)三家民营公司,涉嫌违规获取陕西靖边县北三社-红墩界镇、黄蒿界乡、海则滩乡580平方公里的煤炭探矿权。

其中,亿华矿业违规获取海则滩煤矿200.11平方公里项目探矿权,而且在还没有成立之时,亿华矿业竟然已经获得了海则滩煤矿项目的探矿权。

工商资料显示,亿华矿业成立于2006年6月,这一点在永泰能源的定增公告中也得以确认。但陕西省国土厅的资料却显示,亿华矿业在2005年6月1日已经获得了海则滩煤矿项目的探矿权。

一家还没有成立的公司在一年前已经获得了200平方公里的探矿权,这种反常的现象让人费解。

永泰能源与亿华矿业发生关系还要追溯到公司2011年的一次定增。

2011年4月19日,永泰能源发布公司三年来的第三次定增,公司拟以23.41元/股定增2.31亿股,募资54亿元用于收购四家煤矿企业的股权,其中最大的一笔就是34.3亿元收购四家公司持有的亿华矿业70%股权。

持有亿华矿业的四家公司分别是陕西三星建工集团有限公司、靖边县金山贸易有限公司、靖边县万隆能源开发有限公司和靖边县和丰化工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和丰化工”),持股比例分别为63%、25%、7%和5%。收购方案中,前两家公司分别转让44%和14%,后两家公司则全部转让。

在这四家公司中,引起《证券市场周刊》记者注意的是和丰化工,它是持有亿华矿业5%的最小股东,然而工商资料显示,和丰化工在2006年8月16日才刚刚成立,而亿华矿业成立于同一年的6月19日,也就是说,在亿华矿业成立之时,和丰化工根本没有注册;此外,在工商资料中,也没有关于亿华矿业股权变更的记录。是工商资料提供的信息不准确,还是和丰化工穿越了呢?

在永泰能源初始的定增预案中,亿华矿业的股东全部为法人机构,但三个月之后,永泰能源对定增预案做出了修订,原计划购买的四个煤矿变成三个,定向发行数量和价格也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募资金额变为49亿元,但对亿华矿业的收购价格保持不变,仍为34.3亿元。

然而,亿华矿业的注册资本和股东已经完全“变脸”。定增修订案显示,亿华矿业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5亿元增加至7.5亿元,公司的股东已经变成张玉禄、张玉山、张志亮和高成武四名自然人,持股比例为63%、25%、7%和5%,与原来的四家公司持股比例一样,但四家公司已经不见踪影。

在这四名自然人中,张志亮独资控股万隆能源,股东变更并未对其个人利益带来影响;但张玉禄接手三星建工所持股份,成为亿华矿业的最大股东。工商资料显示,三星建工的五名自然人股东中,并没有张玉禄的身影。

按照34.3亿元收购70%股权的价格,原本三星建工转让44%的股份有望获得逾20亿元的收入,但随着股份转手张玉禄,这些真金白银都将落入个人之手,而这数十亿元的现金本属于三星建工。

与三星建工一样,金山贸易与“并不存在”的和丰化工所持的亿华矿业股份同样被个人取代,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失。略有不同的是,金山贸易大股东张玉山取代公司成为亿华矿业的二股东,而和丰化工却是小股东高成武接手了亿华矿业5%的股份,公司的大股东高晓春则“不幸”出局。

在获得亿华矿业的控股权之后,永泰能源对该子公司的投资并没有止步。此后,永泰能源及其他股东对亿华矿业按股权比例增资9.5亿元,其中公司注资6.65亿元。由此永泰能源对亿华矿业的累计投资已经达到了40.95亿元,但原本寄予厚望的亿华矿业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

在最初及修订的定增预案中,亿华矿业拥有的海则滩煤矿计划设计生产规模为600万-800万吨/年,永泰能源原本预计亿华矿业最早于2013年试生产出煤,但在煤炭市场迅速转向低迷的情况下,亿华矿业进度早已大幅延期。

永泰能源2012年年报披露,亿华矿业当年亏损3.23万元,预计2015年才能产生收益。而实际上,即使到了2015年,亿华矿业能否产生利润也不得而知,因为该煤矿的建设几乎停滞不前。

亿华矿业的建设预算是49亿元。2012年,永泰能源投入的建设资金只有3.44亿元,工程投入占预算的比例只有7%。到了2013年年底,亿华矿业的投入资金只有3.51亿元,2013年全年,永泰能源新增加给亿华矿业的投资只有区区674.05万元。

对于一个49亿元的投资项目来说,600余万元的资金投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意味着亿华矿业的煤炭项目进度依旧原地踏步。对于煤企来说,在整个煤炭市场已经陷入低谷的情况下,当初的风光早已难寻。那么对于占资产过半的无形资产泡沫破裂的可能,永泰能源是否已经做好准备了呢?

永泰能源百亿扩张之路

永泰能源的上市代价很便宜,便宜的只有不足2亿元。

永泰能源2007年底通过借壳的方式实现上市,当时面临整合的中石化将实际控制的S鲁润转让,江苏永泰地产集团以不到2亿元拿下了公司的控股权,公司原计划将永泰地产及其控股子公司的房地产相关优质资产与鲁润的石化资产进行置换。

但由于金融危机爆发,房地产业步入短暂的低谷,二线地产公司面临严峻考验。在中小股东的反对下,大股东永泰集团将地产业务注入上市公司的方案被高票否决。注资地产失败后,永泰对鲁润股份的重组由地产转向了能源,由此也拉开了公司数次定增和重组购买资产的旅程。

永泰能源的扩张主要通过定增和收购完成。首先,从2009年12月到2011年4月的不到一年半时间,公司启动了三次定增,其中2009年12月的首次定增募资6.4亿元,用于收购控股股东永泰投资所持华瀛山西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的30%股权,并通过增资进而收购七家煤矿。

就在完成首次定增半个月之后,永泰能源启动第二次定增,募资18亿元全部用于增资华瀛山西能源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后者再度收购煤炭资源。第二次定增完成后,又是不到一个月时间,永泰能源再度祭起增发的“大旗”,募资49亿元收购四家煤矿。

三次定增完成后,永泰能源的焦煤保有储量超过2亿吨,控股的亿华矿业则拥有11.44亿吨的动力煤储备。当然,在资源储备的过程中,公司通过收购和重组也获得了大笔的资源。

2009年7月,也就是在公司首次定增之前,当时还叫“鲁润股份”的永泰能源以9500万元收购南京永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这也是公司涉足煤炭行业的开始,在定增的同时,永泰能源又多次通过收购重组的方式,逐步拥有了更多的煤炭资源。

即使是公司第四次定增在2013年6月被证监会否定之后,公司也不惜通过发债的方式继续购买相关矿产。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永泰能源三次定增募资73.4亿元,三次发债融资63亿元。

截至目前,永泰能源在资本市场上已经拿到了近140亿元,这些钱全被公司用于收购煤炭资源,而其上市以来总计5次向股东派现仅6.36亿元。其实对于企业来说,如果想迅速做大,用自身的内生式发展显然太慢,通过并购则可以很快做大规模。

在并购了相关资产之后,收购带来的利润上升会刺激股价走高,估值的提高又可以为下一次融资打开方便之门,从而继续做大做强。然而,一旦并购资产的盈利能力不及预期,企业的再融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如今永泰能源股价的走势印证了这一点。

由于“有关方面涉嫌违法被稽查立案,暂停审核”,永泰能源2013年6月份终止了56.85亿元的第四次定增,即便没有涉嫌违法被立案一事,当时公司股价已经跌至不足8元,而定增价格则高达11.84元/股,倒挂超过30%,定增又如何顺利实施呢?

虽然永泰能源也开始布局页岩气和火电等领域,但短时间内无法获得收益的投资并不会引起市场的再度兴奋。面对行业困局,永泰能源如今停牌重组又能给市场带来多少想象空间呢?

在煤炭行业陷入低谷的情况下,永泰能源曾经高价收购的煤矿资产如今面临着泡沫破裂的风险。在永泰能源看来,占公司资产过半的无形资产并未发生减值情形,实际情况却是煤价早已大跌不止。

无形资产5年膨胀38倍

从2009年购入煤矿资源开始,截至2013年年底不到五年时间里,永泰能源的无形资产已经从当年的6.35亿元飙升至249.12亿元,涨幅超过38倍。

永泰能源的无形资产由土地使用权、采矿权和其他部分构成,其中绝大部分都是采矿权,但采矿权的价格受市场波动的影响,当价格跌至预期水平以下时,相应的无形资产就应该计提减值准备,煤炭价格在2012年就步入了漫漫下跌之途,永泰能源却并未对无形资产计提任何的减值准备。

作为煤炭市场的风向标,环渤海动力煤综合平均价格从2012年初的800元/吨附近,跌至如今的530元/吨左右,跌幅超过三成,多数煤企净利润纷纷下跌,部分煤企甚至开始亏损。

而永泰能源的并购正好发生于行业景气度高涨的2009年,从目前市场来看,减值不可避免。从公司的煤价来讲,无形资产的减值计提势在必行。

2013年,永泰能源实现原煤销量977.38万吨(其中对外销售606.87万吨、内部销售370.5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28.74亿元。“内部销售主要是销售给公司所拥有的洗煤厂,因此会内部抵消。”永泰能源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由此不难计算,永泰能源的原煤销售价格为474元/吨。

在永泰能源的历次收购中,被购煤矿的吨煤价格鲜有低于目前公司实际销售价格的。仅以2013年8月公告收购的六家煤矿少数股东股权为例,其中仅有一家煤矿销售价格评估为450元/吨,其余则集中在560元-685元/吨。

同样,在永泰能源三次定增方案中,被购煤矿的煤炭估价大多远超500元/吨,低于目前售价的只有亿华矿业,亿华矿业所属煤种是动力煤,价格低于焦煤实属正常;其余价格低者510-530元/吨,高者则达到了626元/吨。

在焦煤的产业链中,下游最大的客户是钢铁行业。而且,一直以来焦煤价格的走势都受下游钢材市场的左右。众所周知,目前亏损已经成为钢企的常态,只能靠政府补贴和减少计提折旧来维持账面盈利,如此情势下,焦煤市场又怎能迎来价格的反转呢?

永泰能源在年报中列举了七种无形资产减值的情形,包括资产的市价当期大幅度下跌、资产所处市场发生重大变化、资产的经济绩效已经低于或者将低于预期等。显然,目前煤企的处境明显发生了变化,煤价的下跌也已经成为事实,永泰能源却熟视无睹,并未计提任何减值损失。

计提无形资产减值准备不但影响当期利润,而且为了避免确认资产重估增值和操纵利润,减值损失一经确认,在以后会计期间不得转回。这对于拥有近250亿元无形资产、企业利润增速已经大幅下挫的永泰能源来说,此时计提减值损失甚至有陷入亏损的可能。

实际上,为了融资便利,永泰能源之前就已经通过会计手法增加了“账面利润”。公司在2012年下半年将1年内以及1-2年的应收账款坏账计提比例由6%分别降至1%和5%,应收款计提的减少直接增厚了公司“账面利润”。

2013年,永泰能源应收款由年初的16.36亿元增至年末的29.68亿元,其中1年内以及1-2年的应收款合计占比超过99%,如果没有修改计提标准,永泰能源将计提约1.8亿元的坏账损失,但如今公司计提不过3000余万元而已。

面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种种疑问,在回答完煤价的问题后,永泰能源的工作人员就匆匆挂断了电话,也没有如期回复记者以邮件形式进行的采访。

德州工作服订制

株洲职业装定做

河池工作服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