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微博备受追捧

发布时间:2020-02-11 05:27:58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导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的私人微博备受追捧,从财产状况、家庭生活到工作理念,他嬉笑怒骂、无所不谈。他说“网友是义务监督员和免费咨询师”。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图片来源:广州日报)

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的私人微博备受追捧,从财产状况、家庭生活到工作理念,他嬉笑怒骂、无所不谈。他说“网友是义务监督员和免费咨询师”。

一名厅级干部,“工作之外,都在上网”,人们会怎么评价他?——“网瘾厅长”?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就是这样一只十足的“网虫”。值得一提的是,他非常鄙视“只看帖,不发帖”的“网络无良行为”,勤于动手。他的最新互联网实践是微博,从个人财产到家庭生活到工作理念,无所不谈,在微博界人气超高,受众上百万。

12月7日深夜11时30分,记者在深圳的一家酒店找到了正在专心上网的伍皓。

他说:“织围脖上瘾不是坏事,怕的是沉迷于声色犬马。”(注:网友们习惯戏称微博为“围脖”、写微博为“织围脖”)

伍皓 男,汉族,1970年出生,四川达县人,高级记者。

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自愿申请进藏工作。历任新华社西藏分社记者、拉萨记者站站长、政文采访室主任,参与推出了孔繁森、陈金水等全国重大先进典型。

1999年10月调入新华社云南分社;2005年任新华社云南分社常务副总编辑;2008年12月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至今。

伍皓微博语录:

“有人从我的车牌号——云A005WH看到我的腐败,认为我是用关系弄来的。要说啥叫‘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呢?云南人都知道,昆明实行的是自选个性化车牌。”

“碰到不利舆论,一些地方习惯让自己的宣传机器开足马力‘解围’,以为让自己的媒体为自己说话就是‘引导舆论’。‘钓鱼执法’案中,上海媒体不谈‘钓鱼’而谈‘黑车’,就曾受到诟病。刚才又见一文:《拆迁死人是悲剧,用死人要挟活人更是悲剧》,这样的舆论引导,恐怕是一厢情愿,甚至效果适得其反。”

“回家。小不点儿的女儿问:‘你去成都干啥呀?’想,国际小姐大赛她听不懂,就说:‘去看美女啊,世界各地来了好多美女。’小东西咯咯咯大笑,点着我的鼻子说:‘家里有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还跑那么远去看,老爸真是太憨了!’”

政府首开微博

商户游行催生“微博云南”

记者:你的微博现在很火啊。

伍皓:呵呵,我的个人微博现在已经有15000多条“粉丝”了。微博的传播是呈几何倍数的,真正看到我帖子的应该有几百万人。我公私分明,但凡是公事,都用“微博云南”的账号发帖;但凡是私事,就用“云南伍皓”的账号发帖。

记者:作为一名官员,你为什么开微博?

伍皓:微博这个新生事物,特点是传播速度快、影响力大。

今年的11月21日,昆明螺蛳湾有上万名商户游行,造成交通拥堵,有打砸抢的现象,事情闹得很大。那天是星期六,我在家上网——我这个人,除了工作时间,基本上都在家里待着。我当时看到网上铺天盖地地说“昆明出事了”,就第一时间给昆明市的有关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必须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

我马上开通微博,取名“微博云南”,第一时间公布信息:昆明有这么件事,来龙去脉是什么……反响非常好,民众对事件本身反而不太关注,对我们通过微博发布信息的做法倒是大加赞赏。事件最终波澜不惊。

我经常跟工作人员说,现在科技太发达了,任何一个人在现场用手机拍张照、写段话传上网,都能造成影响力。宣传部门不可能真正封杀消息的流通,应该开诚布公。

事后,我把“微博云南”的账号交给了省外宣办。我告诉他们:省内有突发事件,就第一时间发布信息;没有突发事件,就把云南省委省政府的主要工作在网上发布。“微博云南”现在也有上万条“粉丝”。

个人微博

把自己放在阳光下

记者:你的个人微博更新得很勤,几乎把家庭情况彻底地交代清楚了,你为什么这样做?

伍皓:我刚才说了——公私分明。在私人微博上,我只谈个人生活和个人的所思所想。在生活细节中发现道理,不让自己在司空见惯中麻木,不让自己在麻木中失去思考。

我们公务员并不像公众通常认为的那样呆板,我们的生活也不乏乐趣。我没什么好隐瞒的,“月薪5000元”“有私宅一套,夏利车一辆,车牌号云A005WH”“自费去成都看环球小姐选美大赛”,这些我都不忌讳公开。按照传统的判断标准,官员看美女还了得?

明星有“粉丝”,就有名利;官员有“粉丝”,本质上就有了几百万双盯着你的眼睛

伍皓应女儿的要求,把微博的头像换成了父女的合影。

记者:你有那么多时间上网吗?

伍皓:很多人总爱说自己“忙”,其实微博花不了多少时间,在汽车上、火车上、食堂里,随时发布所思所想或者生活趣事,娱乐大众。

今天晚上吃饭,同桌有位姓“丑”的满族姑娘,大家都善意地叫她“小丑”;我们宣传部的龚处长则被对方戏称为“老龚”,真有趣!我就发到微博上,网友们都看得很开心。

也有那么几个人,总在网上不遗余力地攻击我,我就回击:“那些汪汪叫的狗,他以为自己说的是人话,实际上所有的人都知道它是条狗,它只是想咬你。”有人好心提醒我说:“你是领导干部,怎么能骂别人是狗呢?”我说:“我是个真性情的人,我的微博是私人性质的,骂他又怎样?”

上网收获

官员要学习网友思维

记者:你是不是不喜欢听批评意见?

伍皓:批评意见,我最爱听。一个自信的政治家或者公务员,是最容得批评的。你看美国那些总统,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人抗议他、反对他,但这些都不妨碍美国成为超级大国。

但我非常反对“只辱骂,不质疑”,我欢迎所有的质疑。我提出,官员要学习网友的思维。政府所有的决策都是“可行性”论证;但网友的思维方式是“不可行性”论证。不管什么政策,网民总能提出独到、甚至怪异的质疑意见。

以前政府开论证会,给每名与会人员发三五百元的会务费。现在呢,你把消息公布在网上,网友们主动、义务地给你提意见,其中还有不少高水平的,一分钱不用花,这不比开论证会经济实惠?

“像防火防盗一样防记者,很丢政府的脸”

记者:云南这两年总是成为舆论的关注焦点?

伍皓:我昨天在机场买了本《2009年十大“网事”》,十件事情只有“躲猫猫”事件得到了作者的正面评价,作者认为“‘躲猫猫’事件的处理方式体现了社会进步”。

“躲猫猫”事件反映的是理念问题。一些思想陈旧的人,认为我们公布事件是“给政府抹黑”,有些部门甚至指责我们“越权”。为什么认为我们越权?因为他们认为宣传部门就是“弘扬社会正气”的,怎么能把丑事公之于众呢?

国内很多地方、甚至宣传系统内部都流行着这样一句话:防火防盗防记者。我认为,这是宣传部门自我认识的错误。他们只记得胡锦涛总书记前两句话“宣扬党的主张,弘扬社会正气”;后四句“通达社情民意,引导社会热点,疏导公众情绪,搞好舆论监督”忘得一干二净。

我认为,公共事件发生后,如果我们的宣传系统、新闻媒体不去通达社情民意,不去了解老百姓的所思所想;社会有热点,不去引导;公众有情绪,不去疏导,就是失职。

记者:在云南,这些问题有没有得到改进?

伍皓:近几年改变很大,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吧。几年前,云南某市发生矿难,有记者前去采访,当地宣传部门就派人一对一地盯记者,不让记者跟当地老百姓接触。

但记者自有办法,有记者紧跟“救火队长”赵铁锤,“赵铁锤三问县长,县长支支吾吾”的对话场景原封不动地发表了,全国人民都觉得这个县长很“无能”。其实,这个县长人很不错,但就是因为不善于跟媒体打交道,在全国人民面前丢了自己的脸,也丢了政府的脸。

同样是这个地级市,几年前有个乡党委书记跟老百姓发生冲突,老百姓就拿炸药去炸他,造成人员伤亡。最可笑的是,当地政府竟然派工作人员冒充伤亡者家属到医院病房门口候着,一见记者就主动上前说:“我是伤者的亲属,有什么就问我吧。”记者很快就识破了,并公开揭露了这些自作聪明的小伎俩。

记者:那个地级市现在的宣传工作表现如何?

伍皓:经过几年时间的“思维改造”,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今年8月,同样是那个地级市,发生了所谓的“陆良事件”。我们第一时间发出指引:禁止媒体给老百姓乱贴标签,禁止使用“不明真相”、“一小撮”等形容词。深受社会各界的好评。

那个“带头挑事”的老百姓,并没有遭到任何打压,书记、县长亲自对他说:“你先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想好以后再来跟我们谈。”最终事件得到了圆满的处理。

事件发生后,当地6个相关部门的新闻发言人迅速聚在一起,集中办公,主动接受记者的提问。

以前是派人盯记者,现在是派人接记者。

工商税务代理哪里有

司法审计

代理记账委托

深圳筹划税务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