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68名农民工患矽肺病续政府垫付450万

发布时间:2020-07-20 16:38:10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核心提示

今年3月,本报曾连续关注云南水富农民工赴安徽凤阳石英砂企业务工患上矽肺病的事件,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反响。

近5个月过去了,患病农民工及家属的生活状况如何?赔偿问题是否得到了合理解决?本报记者进行追踪报道,并走访相关专家,寻求建立职业病防治长效机制的途径……

政府垫付450万,农民工将获3万—9万赔偿

7月30日下午,云南省昭通市水富县向家坝镇永安村村民杨瑞友接到通知他去领赔偿款的电话时,正在县城里拉活儿。

今年3月,云南水富农民工赴安徽凤阳石英砂企业务工患上矽肺病一事经媒体披露后,曾在社会上引起极大关注。近5个月过去了,除一人仍在医院治疗外,其他患病农民工已经全部出院。

42岁的永安村村民陈明华,曾于2004年、2005年间,前往凤阳县石英砂加工企业打工。随后,出现咳嗽、胸闷、劳累等症状,今年3月被确诊为Ⅱ期矽肺病。与陈明华一起被确诊的患病农民工共有68人,另外,还有已经死亡的12人。

陈明华作为农民工代表之一,与水富县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起,同安徽凤阳县政府进行协商。双方达成的处置意见为,采取一次性包干赔偿的方式,由凤阳县政府先行垫付赔偿款450万元,赔偿对象为在国家职业病诊断专家组指导下,经云南省、昭通市专家组诊断的68名矽肺病患者和12名已死亡农民工。

根据赔偿款总额、患病农民工病情轻重,并与农民工代表充分协商后,水富县将把这笔赔偿款按Ⅰ期矽肺病每人3万元、Ⅱ期矽肺病每人6万元、Ⅲ期矽肺病和死亡人员每人9万元的标准,一次性支付给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吉林治疗银屑病的医院家属。

水富县向家坝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凤阳县的赔偿款在7月22日左右就已经到账。在经过一系列法律程序后,从7月31日上午开始,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家属将陆续领到赔偿款。

维权面临两大难题,两地政府多次协商

该事件经媒体披露后,水富县迅速派出农民工维权工作组赶赴安徽凤阳,但维权工作进展却并不顺利。

由于农民工当时并未与企业签订用工合同、事发后企业已被关停,水富患病农民工的维权面临两大难题,一是确认水富农民工患病根源来自安徽凤阳,二是确认农民工与相关石英砂加工企业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我们正在积极做相关工作,但下一步维权会很艰辛。”云南华泰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涛说起维权,既急切,又无奈,“我们在凤阳看到,那些工厂大部分是‘一家一厂’的家庭式作坊,没有厂名,没有营业执照,厂房多是简易平房,工作环境非常差。如今所有工厂都已关闭,对工厂的实际投资人的查证工作,非常困难。”

农民工及其家属对于维权也颇多无奈。“我们也想过打官司,但是哪有钱?而且没有合同,谁信我们?”

为此,水富县先后3次派出协调工作组,前往凤阳县与当地党委、政府就赔偿方式、赔偿对象、赔偿标准等问题进行协商。

陈明华说,在听完他们讲述患上矽肺病的遭遇和希望得到赔偿的要求后,凤阳县方面表现出极大的诚意。在经过几次谈判和反复协商后,双方最终达成了协议。

家庭负担重,如何防范因病致贫?

“重活干不了,其他工作也没有,就向亲戚朋友借钱买了辆摩托车,在县城里‘打摩的’,每天能有三五十块钱的收入。”得知能拿到赔偿款了,杨瑞友欣喜之余亦有隐忧。

他说,“先把借的钱还上,剩下的留给两个孩子读书。爱人也患湖南信息网病在家,不能劳动,也不知道这点钱够花多久。”

据记者了解,与杨瑞友处境类似的患病农民工大有人在。向家坝镇高滩村的黄高连和丈夫都患病在家,目前仅靠种些庄稼维持基本的生活。去年重建受地震影响的房子,借了3万多元外债,两个孩子正在读书,家庭经济负担沉重。

7月30日下午,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邓姓农民工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目前的情况并不太好,咳嗽特别厉害,并出现了双肺感染。好在治疗的费用都是由政府负担,因此并未过多增加他的经济压力。

据介绍,事件发生后,为及时救治患病农民工,云南省政府专门安排诊疗资金100万元,昭通市和水富县政府分别安排专项工作经费50万元和20万元,保障了各项工作及时有效地开展。

为杜绝患病农民工因病致贫,水富县针对不同情况、通过各种渠道,对患病农民工及死亡农民工家属展开救助。

据了解,困难患病农民工由民政部门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范围,重症困难患者的低保补助标准从4月份起每人每月调高40元。住院生活不能自理的困难患者,除享受农村低保外,另按大病医疗标准给予补助。已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困难患者,按“新农合”特殊病最高补助标准给予救助。未参加“新农合”的重症困难患者,由民政部门按大病医疗标准补助。

患病农民工们对于政府的举动心存感激。但他们也都表示,如果有可能,希望能进一步对用工企业提起民事诉讼。“但只是有这么个想法,怎么起诉我们也不懂,再加上现在的家庭状况,有点无能为力。”黄高连说。

web前端面试

linux教程

android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