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别让我这么晚说爱你-【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06:56 阅读: 来源:螺旋输送机厂家

我盯着徐永看了好久,我对自己说,我爸就是这个样子的。下回再遇到,不许我嫌弃他穷、嫌弃他没本事,更不许嫌弃他没血性。

我6岁的时候,徐永是一个工厂的工人,还兼了一个不当权的小干部。那会儿,徐永是能拿得出手的,所以,我总愿拉着他去街上买文具,或者拉着他去替我开家长会。那会儿,总有人会问徐永:你儿子怎么跟你一点都不像呀?徐永总会乐呵呵地说:他像他妈,他像他妈。

那会儿,我很忌讳别人说我和徐永长得不像。不过说到底,他是我爸,还是个芝麻官,我觉得那样挺有面子的。

后来,我总以为徐永会像我梦想的那样仕途顺畅,最终做了大官,我最终成了大官的儿子那样,我觉得挺有面子。可现实却与我的梦想背道而驰。

我16岁的时候,徐永光荣下岗在街上开起了摩的,就是那种机动的载人小三轮车,一人一元。徐永很悲壮地说:一大厂子那么多人,我不下岗谁下岗!

徐永开摩的,开得灰头土脸。他很开心,我却开心不起来,毕竟,我爸是开摩的的,说出去很不体面。

每天,徐永收工的时候,我和妈似两个门卫,一边一个。别误会,我们不是迎接徐永,是在监督他把身上的脏衣服脱下来,拍拍头上、身上的土才可以进门。徐永总是笑呵呵地毫无异议。

那时候,我瞧不起徐永,不仅仅因为这件事情,还有另一件我从何军那里听来的事。

何军是我的哥们儿,有一次我俩拿期末退回来的班费去喝酒。何军喝得有些多,他将酒气冲天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大声地说:“徐遥,我,我跟你说件事情。你,要对你爸好些,你不是你爸的儿子,他还对你那么好,人家容易吗?”

我以为何军只是酒后胡言乱语,不在意,可这话听起来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我便向妈求证。

妈吞吞吐吐地说,你确实不是徐永的孩子。

我躲在屋子里,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个昏天黑地。妈被我哭得手足无措,徐永倒是坦然一些,把饭菜送到我的屋里,还和颜悦色。我将那些饭菜打翻在地,心里说:徐永,你真不是男人。

也是从那时起,我更看不起徐永了——不仅仅因为他只是个会开摩的的没本事的男人,更因为他明明知道我不是他的儿子,却把我当亲生儿子那样去宠爱,去呵护。

大二的时候,我跟别人吵架,被扎了一刀,出了好多的血。徐永的血型恰好和我相同,他躺在另一张床上输血给我的时候,不停地说:徐遥,我输了这么多血给你,你小子再不醒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其实,那会儿我已经醒了,可是我不敢睁眼睛,我在想:徐永呀,这回我身体里可有你的血了,你对我好就理所当然了。我在想这些的时候,眼眶里全是泪,我怕我一睁开眼,它们全跑到我脸上去被徐永看到。

于是我就那样静静地躺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后来,我是咯咯地笑着醒的,护士说:你这人真好玩,明明是笑着醒的,怎么眼睛里还有泪水呀?

护士开始给我查体温,量血压。我偷偷地看了一眼徐永,他睡着了,身上的被子快滑了下来。我说:护士小姐,请你替我爸爸盖一下被子。

护士去给徐永盖被子的时候,我又想起刚才做的那个梦。梦里,我还是这么大,徐永还能抱动我,他用胡子扎得我到处躲,躲不开就咯咯地笑,徐永也跟着笑。

我又看了看徐永,比我梦里的他老了许多。

我找护士要了一张纸,在纸上写下一句话后,让护士放进了徐永的口袋。那句话酸不拉唧的,就是那句:爸爸,其实我挺爱你的。

我写这句话是有依据的。当初,我失血过多快要昏迷的时候,特别害怕,总感觉自己这一闭上眼就蹬腿走人了。那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竟然是徐永,第二个才是妈妈。我想我对不起徐永呀,咋这么背呢,连跟他说句对不起的机会都没有。后来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好在徐永的那些血又让我醒来了。我在心里跟徐永开玩笑地说,你挺自私呀,为了让我说声对不起就让自己白流了那么多血?你笨呀,徐永。可我偏不说对不起。

乳腺癌小叶增生诊断乳腺癌生物免疫治疗费用高吗

呼和浩特哪个医院看皮肤病比较好

患上痛风通常要经历哪几个阶段

宁波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